散步

也不是天下太平的,更不全然是無事可記,只是,若果要發表偉論,還不如做好現在的工作,影響可能更大。
至於自己的事,雖說開心的東西要專心記起,但原來開心會忘形,快樂時總會無影。

幾星期前,一個下午躺在床上發呆,突然覺得時間過得太快了,我的意思是,好日子應該要慢慢過。現在沒有要風得風,反而是很踏實謙虛地生活着,但就有一種覺得漫無目的走路也很舒服的好心情,很悶是不是 πŸ™‚

還是會夢見Van的,感覺好像越來越遠,但又很親切,她和清豪是我時常夢見的人,若果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,那麼他們就是我最掛念的人了。

Log in to write a note
February 4, 20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