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ACTIVE OPENDIARY

星期六(10/3)在沙田的牧羊少年遇上小芝和她的家人.

其實是先看到曹生.

本想上前相認, 又怕突兀.

最後在她離開後才PM她.

她卻說我就在附近怎麼不叫她.

總是怕很久聯繫的朋友, 忽然相見, 有點尷尬.

又總是後來才發現, 會熱情地說應該相認一下, 就是認識多年的朋友.

(老實說, 看見小芝曹生曹仔曹妹, 腦海又飄過 “人生” 二字.)

 

小芝告訴一個好消息, 說OD重開.

回家立即RECLAIM DIARY.

今天再開, 發現2001-2008仍有RECORD, 但已變亂碼.

2009以後的還可以繼續顯示.

很高興, 好像回到家, 一個SAFETY ZONE的感覺.

不知道, 那些年的你們還好嗎.

偶爾也會想起那些年的你們.

 

Log in to write a note
March 12, 2018

Welcome back! It’s good to have you here.